香港移民经历分享:活在香港,一个内地人的移民史

滴答网 http://www.tigtag.com/  2016-12-06  周保松  我要评论(0)  阅读0
周保松于1985年从广东农村移居香港,由于香港社会对新移民有刻板的负面标签,加上新移民有一份深不见底的自卑,他总是被一种难言的疏离感笼罩着。

最后,我们怎样看待自己?人是什么?什么构成人的尊严和幸福的生活?什么价值值得我们捍卫和追求?

在思考香港的未来时,我们离不开这些问题。当然,改变总是困难的。我不知道出路在哪里。不要说整个社会,即使在个人层面,也是吃力无比。但我并不过度悲观。在89年百万人支持北京的民主运动里,在其后年年数万人出席的某某烛光晚会里,在2003年五十万人的七一大游行里,在一波接一波的社会运动里,在很多朋友于每天平凡细微的生活中努力不懈活出自我和坚持某些价值里,我看到力量。我相信,当公民社会愈趋成熟,累积的文化资源愈加丰厚,并对主流制度和价值有更多反思批判时,我们这个城市有可能变得更好。

当我以这种角度,这份心态去理解自身和关心香港的时候,我的新移民史遂告一段落。我是以一个香港公民的身份,关心这个属于我的城市。我身在其中,无论站得多么边缘。

我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将香港当作自己的家。那实在是极其缓慢的过程。转折点,或许是我后来离开香港,到英国留学了好一段时间。当伦敦成了异乡,香港便成为故乡了。大约是2002年的夏天,我从英国回来。我再次拖着行李在深水埗行走,看着熟悉的店舖,听着熟悉的乡音,终于觉得自己回家了。这一段路,我足足走了十七年。

林婕死去的时候,才十八岁。她在遗书中,说:“我很累,这五年来我憎恨香港,讨厌香港这个地方,我还是缅怀过去十三年在乡间的岁月,那乡土的日子。”林婕选择离开的时候,已来香港五年,并由最初的乡村小学转读一所一级中学,品学兼优,全班考试名列前茅,家里也住进了公共房屋。我曾不只一次想过,如果林婕仍然在生,今天会是如何模样。

很多人无法理解,为什么林婕会如此憎恨天堂一样的香港,为什么会觉得做一个香港人那么累,以至如此决绝地一死以求解脱。这种不解的背后,也许正正隐藏了无数新移民说不出的辛酸故事。说不出,并不在于香港没有说的自由,而在于有那样的平台,没有那样的聆听者,甚至更在于新移民难以有足够的力量和自信,好好地理解和接受自己,并好好地面对这个城市。

香港每天有150个大陆新移民,每年有54750人,十年便有547500人。他们是人,是香港的公民,也是香港的未来。

关注滴答移民(Immiclass),了解更多移民资讯。



本网站摘录或转载的属于第三方的信息,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转载信息版权属于原媒体及作者。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使用,请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上一页 1..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一页

移民百科移民工具

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滴答移民

移民资讯
尽在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