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移民经历分享:活在香港,一个内地人的移民史

滴答网 http://www.tigtag.com/  2016-12-06  周保松  我要评论(0)  阅读0
周保松于1985年从广东农村移居香港,由于香港社会对新移民有刻板的负面标签,加上新移民有一份深不见底的自卑,他总是被一种难言的疏离感笼罩着。

这次抉择,对我是一种挫折,也是一种解脱。我好像放弃了一些很珍惜的东西,作了某种屈服,但我也安慰自己,以后再不用为这些问题困扰,可以安心好好努力做个有成就的香港人。事情不是如此顺利。入了中大以后,我才发觉自己根本不适合读商学院,每天上课都是负担。这和性情志趣有关,也和大学生活有关。我进大学不久,就加入《中大学生报》,积极参与学生运动,关心校政也关心香港和中国的未来,游行示威成了常事。那种生活和商学院的氛围,自是格格不入。而我在一年级时选修了哲学系陈特先生的课,对我启发很大,开始思考一些困惑已久的人生哲学问题。结果在大学头两年,我又一次面对人生何去何从的挣扎,不断追问自己活着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那种纠缠,极其累人,不足为外人道。最后,在大学三年级,我立志转系,读我喜欢的哲学。转系那天﹐陈特先生面试我﹐问我会不会后悔,我说不会。但当时我也不知道在香港读哲学,到底有什么出路。

如果我的挣扎,只是个人问题,那倒没有什么特别。事情却非如此。在我认识的朋友中,考试成绩最好的一批,几乎都选择了商学院,理由也差不多。这种情况在今天的香港,有过之而无不及。容我武断点说,香港的大学生,很少是为兴趣和梦想而读书的。大部分像我一样,在未开始寻梦之前,已被现实压弯了腰,少年老成,放弃实现理想和活出自我的机会,顺从于社会设下的框框,走着一条非常相似的路。如果我们同意英国哲学家密尔的观察,人类并不是机器模塑出来的一式一样的东西,而是各有个性的独立生命,并在快乐的来源、对痛苦的感受,以及不同能力对人们所起的作用上有着巨大差异,那么便很难不同意他的结论:“除非在生活方式上有相应的多元性存在,他们便不能公平地得到属于他们的幸福,也不能在精神、道德及审美方面成长到他们的本性所能达到的境界。”

到底是什么力量,令这个城市一代又一代优秀的年青心灵,即使曾经有过挣扎,最后也不得不妥协,放弃发展自己的个性和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而这对一个城市来说,是健康的吗?

要在香港行一条不那么主流的路,同时又能肯定自己,极为艰难。香港表面上多元,但住得久了,就会发觉它的底层有个相当单一强势的价值观。过去几十年,香港逐步发展成为一个繁华先进的资本主义大都会,亦使整个社会接受了一套根深蒂固的意识形态:崇尚市场竞争,拥抱个人消费主义,以追求效率、发展和无止境的财富增长作为个人事业成功和社会进步的唯一标准。在市场中,决定一个人成败得失和社会地位的,是他的经济竞争力。因此,在一个高扬“小政府大市场”的社会,每个人由一出生开始,便被训练成为市场竞争者。竞争的内在逻辑,是优胜劣汰。市场中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关系,是对手的关系,是工具性的利益关系,而不是任何休戚与共,同舟共济的合作关系。每个人都是孤零零的个体。竞争中的失败者,没有尊严可言,更没资格说应得什么,有的最多只是胜利者给予的有限度的施舍同情。

关注滴答移民(Immiclass),了解更多移民资讯。

上一页 1..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一页

移民百科移民工具

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滴答移民

移民资讯
尽在手中